導演系列The Directors Series

從《橡皮頭》到《象人》,大衛林區的聲音奇人秀

Posted On
Posted By 黃鐘瑩
Photo From IMDb

David Lynch大衛林區不只是一位有高度聲音意識的導演,本身也以獨立藝術家身分演唱、參與自己電影的音效設計等。他從聲音角度思考作品,不僅改變我們接收聲音與畫面的觀賞經驗,更改變了我們聆聽這些聲音的方式。

他從美國作曲家Samuel Barber的作品《Adagio for String》啟發《The Elephant Man象人》(1980)的結尾、《Blue Velvet藍絲絨》來自Bobby Vinton演唱〈Blue Velvet〉的意象等,音樂/音效一直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正如Lynch表示"聲音"在他電影中占有相當的重要性。他用音樂/聲音對觀眾"做"了什麼

Sound is almost like a drug. It’s so pure that when it goes in your ears, it instantly does something to you.〈David Lynch’s musical magic─The Guardian〉

Photo From IMDb

The Films of David Lynch: 50 Percent Sound〉一文指出,David Lynch在聲音上的運用讓電影增加了另一個空間維度是畫面無法直達的境地,他對聲音的挪用與顛覆,已越過我們忍受日常感官體驗的臨界線,更肯定他為當代電影的畫面與聲音做了另一種新的定義。"實驗性"是一個指標,讓元素間碰撞看看會產生什麼樣貌。長期合作的Angelo Badalamenti與Dean Hurley,創造了一種有機流動性的音景,完全獨特難以解釋。

讓聲音飛一會

Dean Hurley在訪談中表示大衛林區對於"聲音"與"電"的癡迷,如果不是拍電影大概會製作電台秀大玩聲音實驗。儘管合作時常有疑惑之感,但Lynch回道: “Let’s not worry about that now”,他並不急著為這些元素下定義,反之則讓它們在空氣中漂浮舞動,它們便能有不同的可能性;但一旦落地之後就必須永遠與這些定義掛勾。

I didn’t know anything about film when I first started, I was a painter, but I felt that sound was just as important as the picture.

─David Lynch─

論《Eraserhead橡皮頭》(1977)─David Lynch與Alan Splet對噪音的實驗

Photo From IMDb;David Lynch and Alan Splet in Eraserhead (1977)

David Lynch與Alan Splet多次合作,Lynch讚譽Alan不只是一位音效師,他對於聲音與電子音效的創意讓他個人儼然像是一個獨立樂團。他們自1969結識,在合作Lynch首部長片《Eraserhead橡皮頭》(1977)之前,先合作1970年Lynch的短片《The Grandmother》。

他與Alna長達超過一年時間討論音效設計,採用非正規傳統的擬音技術,而是創造一種讓人打從五臟六腑打冷顫的詭譎與暗黑。

Every note of music has enough breath to carry you away and as a director, all you have to do is let the right wind blow at the right time.

─David Lynch─

《Eraserhead橡皮頭》是一部可以不用視覺,只要從頭到尾閉上眼「聆聽」,就能殺死一堆腦內神經、引爆五臟六腑的作品。環境音所形塑的感官氣氛一直是Lynch電影中的非常清楚的作者簽名;聲音不必然與畫面中占據視覺的"真實"相符,但這樣的並存提供了另一種感受線索讓觀影者能輕易快速被撩起某種熟悉或不適,或是這些日常聲音異變混雜後,半真實半詭異的狀態。

Henry Spencer(Jack Nance飾)在片中總是對外界以及任何有生命象徵、形態的客體有莫名的驚恐。他對屋內燈泡鎢絲通電的聲音、暖氣管內高溫的嘶嘶聲、或到女友Mary X(Charlotte Stewart飾)家中作客時,餐桌上擺著一具已去頭去尾但雞腿還能不斷擺動的雞肉,甚或是Mary母親如春潮來襲般發出不切時宜的嬌喘聲(此處頗有布紐爾《L’âge d’or黃金年代》當中女子情慾表徵的奇幻),他對於有機生命體、電的有機性發自內心的不適。

最經典的當然莫過於面對他的小孩(如果那可稱之為小孩),一具頭部以下包裹繃帶的小肉驅,發出一種混雜著嬰兒或貓叫聲,完完全全感受不到任何一絲絲一個屬於新生命的喜悅與活力的聆聽感受逼近游絲的氣息與獨特的哀鳴聲。這個聲音不僅荼毒著Henry,聲音特有的穿透包覆性與無可遁逃,足已摧殘逼瘋觀影者的耳朵,更遑論模樣噁心有如外星蠕動生物的「嬰兒」。影片中畫面與角色、物件充斥著各種隱喻、明喻,影像與聲音的搭配,絕對犀利噁心。

Photo From IMDb

《Eraserhead橡皮頭》拍攝正值他在第一段婚姻中初為人父,儘管他日後在《David Lynch: The Art Life大衛林區:獨白囈語》(2016)紀錄片中對於該時期所談不多,但不難看出他對於初生嬰兒這樣一個奇幻生物體所帶給他在視覺或聽覺上的生命經驗。

《The Elephant Man象人》(1980)

Lynch於訪談中提及有段時間他覺得自己應該拍攝一些由其他人編劇的作品,當時光聽到《The Elephant Man》名稱就告訴友人Stuart Cornfeld就是它了。這樣的題材並再加上一般電影界對Lynch的不熟悉,直到最終製片Mel Brooks看過《Eraserhead》才決定拍攝。

Photo From IMDb

如果《Eraserhead橡皮頭》中的小生物長大成"人",會不會就是《The Elephant Man象人》當中所投射的模樣?相較於《Eraserhead橡皮頭》的聲音,這次則將正常語言聲音進行處理變異,這樣的聲音設計常見於虛擬特殊角色,或人物本身歷經身體損傷的的生命境遇。「如咳嗽、吞咽聲等非語言詞彙,都可以某個人物的非語言詞彙(Noverbal vocabulary)…透過聲音來進行強調。」(王旭鋒譯〈Sound Design,David Sonnenschein〉)

《The Elephant Man象人》的聲音設計不像《Eraserhead橡皮頭》這樣拿著針扎你,但風聲、街道上的各種環境音與黑白風格,營造一種非常久遠記熟悉又陌生景象。好像有刻意安排的聲音在其中但又不致於讓你覺得突兀。

Lynch談The Elephant Man

延伸推薦:

The Films of David Lynch: 50 Percent Sound
The Sound of David Lynch
Sound Comes First: Inside David Lynch’s Bunker, Where He Started Creating the ‘Twin Peaks’ Sound Design Over 7 Years Ago
The Elephant Man-Rogerebert
Alan Splet
走出舒适区:探寻大卫·林奇的音乐成就
DAVID LYNCH AND THE ELEPHANT MAN
David Lynch’s musical magic
In Heaven: Celebrating the surreal sounds of David Lynch
Sound Comes First: Inside David Lynch’s Bunker, Where He Started Creating the ‘Twin Peaks’ Sound Design Over 7 Years Ago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