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導演系列The Directors Series

從無聲默片《台北之晨》到《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白景瑞電影中的音樂與城市記憶

Posted On
Posted By 黃鐘瑩
《A Morning in Taipei 台北之晨》,1964

《A Morning in Taipei 台北之晨》1964白景瑞導演早年受義大利寫實主義影響啟發,於1961年入羅馬皇家藝術學院、1962年義大利電影實驗中心學習電影,為我國早年少數留學海外歸國的電影人[1]。作品橫跨台灣電影60─80年代的健康寫實主義、瓊瑤文藝愛情與文學改編作品,他大膽嘗試對畫面與音樂的各種實驗,讓作品在輕描淡寫式的諧趣底下,有對時代背景的深刻批判。

圖片翻攝”台灣當代影像: 從紀實到實驗”特輯,版權:中影股份有限公司

60-70年代全球面臨脫離權威、追求自由與真我的浪潮,從搖滾龐克、舊好萊塢片廠制度瓦解、歐洲新浪潮影響等,部分台灣電影工業反受限於日殖體制、中國國民黨同化運動政策等複雜的歷史共業之下,對於開創性實驗作品顯得保守。60年代是中影創「健康寫實」主義興起之時,「健康寫實」雖然效法義大利新寫實主義電影實景拍攝的製作方式,但『健康』內裏須強調市井小民良善不存在著邪惡、衝突與不和諧的美好生活。

白景瑞自義大利學成歸國的作品《A Morning In Taipei台北之晨,1964》,引述台灣紀錄片資料庫網頁內文:『當時中影正是「健康寫實」當道的時期,這種類似紀錄片的手法難以獲得認同,使得拍攝計畫中止…原拷貝也因此湮沒僅存兩捲工作帶』。

圖片翻攝”台灣當代影像: 從紀實到實驗”特輯,版權:中影股份有限公司

《台北之晨》記錄了台北的多樣面貌,從清晨街道、早市攤販到報社辦報等,既無線性敘事也沒有「政治正確」能潛移默化的劇本空間,這或許是當時該影片難被認同之處。這沒能來得及配上音效旁白的作品,反使這默片透過後世眾生的想像,代入各自的日常喧嘩聲填補在其中。歷經多年影片問世後,2008年由紀錄片導演鄭文堂與「阿飛西雅」樂團現場演出配樂,以當代音樂手法與跨時代觀點,遙看60年代的舊台北城樣貌。

承上所述,1968年首度獨挑大樑執導《寂寞的17歲》,也是一個看似以愛之名,但實為教化之作。原本白景瑞要談時代環境下,年輕人承受各種壓力造成的身心議題,但中影「健康寫實」的策略,使身為中影導演的白景瑞只能將之修改為愛情故事[1]。片中愛上表哥的少女(唐寶雲飾)雖誤認表哥(柯俊雄飾)車禍之死是上天給的懲罰而導致精神分裂,但在治療下終能回復『健康』的身心。

《寂寞的17歲Lonely Seventeen》,1968

片中幾處音樂設計可見白景瑞的創新;一場丹美沉浸更換禮服的場景,沒有對白,只由不同風格音樂接續完成。其中,胡桃鉗《中國舞 (Danse chinoise)》一曲更襯出少女套起絲襪、穿上高跟鞋的羞怯,那是初萌芽情感才特有的纖細。但為愛牽動的敏感少女,在遊樂園乘坐旋轉木馬以及在家中聽聞表哥之死時,鏡頭以旋轉天空畫面搭配尖銳聲,或是水晶吊燈與表哥樣貌旋轉交融的手法來說明少女不安定的精神狀態。這樣的處理頗有希區考克《The Stranger On the Train火車怪客》(1951)遊樂園場景,以及《Vertigo迷魂記》(1958)電子高頻聲淡入持續增強,營造頭暈目眩與緊張之感。

隔年在三段式喜劇《今天不回家》中,白景瑞更將義大利喜劇色彩帶入創作,以台北公寓內三個家庭各自的難題;大學落榜的迷途少女、慘遭仙人跳的憨厚丈夫以及婚外情的先生。三線並行的敘事、畫面切割、音樂對位等造成的諧趣在當時引起轟動。

同名電影主題曲〈今天不回家〉由台灣60年代著名女歌手姚蘇蓉演唱,歌詞描繪了台北時髦西餐廳成了高級娛樂消遣、談生意的會所。主題曲的處理上,《今天不回家》與白景瑞另一部瓊瑤電影《一簾幽夢》,均以同名電影主題曲貫穿電影,同樣在悲傷處淡入強調主角情緒,在喜劇點則加快節奏以烘托熱鬧氣氛。

此外,採用當時流行西方音樂如JOAN BAEZ〈Donna Donna〉Todd Duncan〈Unchained Melody〉等曲目,也為本片增添不少傳唱度。值得一提的是;隨電影走紅,政府擔心此有妨害家庭溫馨之疑,1970年(民國59年)年初黑膠唱盤再版封套標題上,特別將「不」改成「要」,變成〈今天要回家〉[1],大環境干預創作自由,似乎是白景瑞導演創作路上一道永遠難解的題。

「今天不回家」唱片- 斯土斯民-臺灣的故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藏

雖然創作者始終得面臨藝術與商業兩端的考驗,但白景瑞在戒嚴的社會背景下,大膽將左派作家陳映真知名短篇故事〈將軍族〉改編為電影《再見阿郎》(1970)。

《再見阿郎 GOOD-BYE DARLING》,1970

片中描寫南台灣草根生活的真實樣貌之餘,也記錄城市聲景的點點滴滴:穿梭婚喪喜慶場的女子樂團、野台戲、人聲鼎沸夜市裡的烤香腸擲骰子等,處處是常民生活的歷史片段。男主角阿郎(柯俊雄飾)操著閩南語,游手好閒到處惹事。

片尾女主角桂枝(張美瑤飾)乘坐火車相勸阿郎的戲尤其精彩;畫面跳接夜晚中的火車與兩台載豬北上販售的卡車爭相競駛,不斷加速的貨車疾駛聲與火車鳴笛聲、混雜著豬啼聲與台灣粗話,各式聲音持續累積直到最後翻車一撞,撞出小市民只顧為"錢"衝但不顧性命的酸楚。

白景瑞晚期創作生涯的代表作《金大班的最後一夜》(1984),改編白先勇《臺北人》小說當中的短篇,生動描繪60年代北台灣的另一種生活樣貌。女子們為了學費或家計委身於舞廳工作,舞廳裡的音樂反映台灣唱片早期發展與中國藝人的密不可分。這些老董或地方角頭們,在張帆〈滿場飛〉白光〈戀之火〉等歌曲裡擁著舞小姐搖擺,一解遙想夜上海華燈初上的繁華。而台灣本土沒錢的小夥子,只能在夜雨基隆〈港都夜雨〉的旋律裡,細數跑船生活的無奈。片尾蔡琴演唱〈最後一夜〉,不僅回顧金大班(姚煒飾)在夜巴黎舞廳當領班的種種過往,也反映社會轉型發展的種種現實面。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The Last Night of Madam Jin》,1984

白景瑞導演帶入的西方思潮與拍攝手法,讓早期保守的台灣電影圈有了不一樣的實驗篇章,不論是記錄片式的《台北之晨》、《再見阿郎》、《寂寞的17歲》或《金大班最後一夜》,透過影片保存台灣城市、鄉村的樣貌。這一卷歷史時軸,讓我們看到也聽到60─80年代的台灣之聲。

本文受邀撰稿同步刊於「貓鯨魚電影雜誌

 

延伸閱讀:
無聲中的眾生喧嘩–《A Morning In Taipei台北之晨》1964
今天不回家,來我家吧《Accidental Trio今天不回家》1969
白景瑞:曾經如此少年-藍色電影夢

參考資料: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白景瑞導演
葉月瑜、戴樂為著(2016),《台灣電影百年漂流》,台北市:書林出版。
「今天不回家」唱片- 斯土斯民-臺灣的故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藏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