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復仇者聯盟》、《一級玩家》、《阿甘正傳》、《回到未來》都是他!穿越時空的電影配樂作曲家Alan Silvestri亞倫·席維斯崔

Posted On
Posted By 黃鐘瑩
Photo From IMDb
如果有一個電影作曲家,會讓我們想穿越過去、回到未來,亞倫·席維斯崔(Alan Silvestri)大概是好萊塢商業片裡的最佳代言人。他的作品涵蓋好萊塢各種類型電影,你不可能沒有聽過他的電影音樂作品。

漫威《Captain America: The First Avenger 美國隊長》(2011)、《The Avengers 復仇者聯盟》系列、《Ready Player One 一級玩家》、《Forrest Gump阿甘正傳》、《Death Becomes Her 抓神弄鬼》、《Contact接觸未來》,到80年代《Back to the Future Part 回到未來》系列(1985~1990)等的音樂都出自他手。

與好萊塢電影的發展淵源

亞倫·席維斯崔曾在訪談中提及他小時候是一名鼓手,他的第一個樂器就是鼓,學遍許多木製打擊樂器與管樂器等,之後成為一名吉他手並輾轉在拉斯維加斯演出。儘管當時的音樂之路並沒有認知日後會成為一名電影音樂作曲家,但在一次意外的電影邀約《The Doberman Gang》遞出橄欖枝後,成為了他音樂生涯的轉折點,他開始為電影音樂作曲配樂。

他第一部以管弦樂編製的電影音樂作品是《Fandango入伍前的瘋狂,雖然對管弦樂不甚熟悉,但到了第二部管弦樂編制作品《Back To the Future回到未來》,隨即確認他真正進入電影音樂作曲名家殿堂的重要作品。

 

與Robert Zemeckis長達三十年的合作歷史

Robert Zemeckis and Alan Silvestri.jpg

有評論是這樣說的:Zemeckis is the Spielberg to Silvestri’s Williams

正如同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Allan Spielberg)與約翰·威廉斯(John Towner Williams)的合作關係,勞勃·辛密克斯(Robert Zemeckis)與亞倫·席維斯崔也是如此。

他們第一部合作的電影是1984年《Romancing the Stone綠寶石》,此後建立了超過三十年所共同發展出的創作語彙,不僅寫下許多發展里程碑也交出電影歷史上一張張亮眼的成績。

我們曾提過Robert Zemeckis對於某些肉體/精神的永恆有其觀點,這也反映在電影音樂上。Robert Zemeckis與Alan Silvestri討論配樂時曾說:make it big, open the movie up.

但這個"大"也不是指所有元素都得碩大便是美,許多電影工作者都曾提到「少即是多」(less is more)的概念。《Cast Away浩劫重生》當中只有極少的音樂,這與他們拍攝時待在小島的事實狀態有關。他認為音樂確實不太需要被存在,這對導演與作曲家而言都是亟需膽識的決定。

除了環境音效之外,我們第一次聽到音樂是在Tom Hanks乘著自己打造的小船迎風破浪,回望小島的場景時,終於緩慢淡入的音樂帶出了他的心境狀態。影片前半部無音樂的鋪陳讓這時的音樂更顯有力。

與史蒂芬‧史匹柏的合作機緣

Photo tip from Go Soundtracks on Twitter.

《Ready Player One一級玩家》是少數史蒂芬‧史匹柏沒有與約翰‧威廉斯合作的電影,雖說是因為雙方製作時間因素不得不另找作曲家,但找來亞倫·席維斯崔也不是天外飛來一筆的選擇。

事實上,史蒂芬‧史匹柏曾經指導當時還在USC念書的勞勃·辛密克斯、以及監製《回到未來》與《Who Framed Roger Rabbit威探闖通關》,因此在《一級玩家》中濃厚的80年代懷舊流行文化中,找來亞倫·席維斯崔譜曲,不僅吻合80年代的流行文化背景,音樂精神中帶有的未來感與主題動機性也是他相當擅長的。

與約翰‧威廉斯齊名
每個創作者都會有作者簽名,Hans Zimmer擅長的合成器與施帕音(Shepard tone)技巧,亞倫·席維斯崔則明顯有傳統好萊塢古典音樂編制才有的磅礡大器。雖然他在《G.I. Joe: The Rise of Cobra特種部隊》與2010年的《The A-Team天龍特攻隊》也曾使用電子合成器,但顯然效果不如他使用交響樂的作品。

在〈10 Questions: Alan Silvestri〉訪談中,他不諱言影響他最深的就是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因為他的音樂不只兼具細膩情感與電影故事中傳達的世界觀,更重要的是讓觀眾帶著音樂離開電影院,這使得音樂的傳唱度緊扣電影,即便離開電影院我們仍能憶起觀看電影時的片段感動。

另一位電影作曲家Mark Mancina(Speed捍衛戰警電影作曲家)說:亞倫·席維斯崔懂得如何寫主題音樂(theme music),這不容易做到,但是他與約翰·威廉斯可以。

《Captain America: The First Avenger 美國隊長》哨來勝利號角

橫跨十多年的漫威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MCU),在亞倫·席維斯崔首先譜曲的《Captain America: The First Avenger 美國隊長》,曲風中的銅管號角與重擊,讓評論以混合冒險與愛國精神(adventurous and patriotic)來形容該曲風。

這部片不僅宣揚美國的偉大,也為作曲家哨來勝利的號角。因為該片的合作愉快,使他與漫威
後續《復仇者聯盟》主題旋律與後續系列的合作,一起走向2019年《Avengers: Endgame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史詩傳奇的最終篇。

復仇者聯盟主題音樂

關於這個主題旋律的發想,亞倫·席維斯崔認為復仇者主題應該是英勇的、銅管樂器長音符的音色( I knew it had to be something heroic. Long, heroic, brass-filled notes in this melody),同時保有一種動能與持續戰鬥的狀態。同時由於終局之戰人物眾多,若為各別角色帶出主題音樂,可能造成反效果而分散了電影與音樂的力量。有趣的是,大家都知道漫威為了防止劇情外洩,演員們多半沒有悉數掌握劇本,但亞倫·席維斯崔說他都知道完整的劇情,因為他必須一直看著整部電影的發展,才能掌握音樂的完整一致性。

其中〈The How Works〉一曲,將原本的復仇者主題改以長笛詮釋再轉入爵士樂,對此他表示:可識別的主題原本就可透過不同的表現方式演繹,但又能傳達漫威電影有的幽默樂趣,同時融合一點懸疑間諜的意味。

終局之戰因為帶有更多情感、修復自我與過去的部分,因此作為整個漫威系列21部電影的解答,相較之下有更多讓音樂平靜傳達畫面與情感的處理方式( have a lot of quiet emotional places for music)。在所有角色出現鋼鐵人離開的場景儀式,作曲家認為敬畏感、美感、某一種重力牽引、承諾,是所必須傳達的(It needed to have a sense of reverence, a sense of gravity, yet it had to have a sense of beauty and promise and resolution),這也呼應了當時東尼史塔克漂浮在太空中的某種狀態。

對所有角色一生懸念的最後一戰,提出了生死、各種情感的大哉問,因此作曲家也希望音樂能有力度的傳達這些人生最重要的課題解答,同時也緊抓住觀眾的情緒,能為角色與自己一掬感傷溫暖的眼淚(These are big films where life, death and love are all on the line. It needs an aggressive approach musically….I hope that tears come during the sad moments, as well as the victorious and heartwarming ones.)。

或許,管弦樂就是亞倫·席維斯崔讓音樂穿越時空、宏大(big)的無限寶石,一彈指就襲捲直衝你而來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