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浪漫殘暴又溫柔─落日車神《Drive》(2011)

Posted On
Posted By 黃鐘瑩
Photo From IMDb

大膽內斂、浪漫殘暴、細膩華麗、深黑又溫暖明亮。

據IMDb上的資料顯示,除了獲Oscar最佳聲音剪輯的提名之外,更獲其他達77項獎項與174項提名。本片融合黑色電影、浪漫電影又帶有些許奇幻、奇異。兼具血脈噴張、飛車競逐,也少不了浪漫溫暖的詩意。

男主角Driver(Ryan Gosling飾)顯然是導演Nicolas Winding Refn向1976年《Taxi Driver》致敬的人設,沒有勞勃狄尼洛飾演Travis的神經質,這位Driver反倒帥氣、憂鬱、深情,擁有超脫凡人的血肉之軀。白天柔情紳士,對於女主角Irene(Carey Mulligan飾)不能過多又只能克制的情愫如現代吸血鬼一般。兩人的情緒有特定主題旋律,是能讓時空與血液都凝結的窒息甜蜜。

電梯這場戲不是只有畫面中看到的浪漫或殘暴這樣簡單;這場戲沒有對白,純粹以現實聲音的抽離又淡入、迷濛音樂的轉入轉出,來作為轉換魔幻與現實的時刻。當中有聲音編輯Bender稱為聲音標誌(sonic signature)的細微吱吱聲音在其中。或許我們不妨將之視為蠍子所發出的聲音,熱烈也危險。

好萊塢聲音技術的改革已經使得我們在電影中所聽到的,與真實世界所產生的聲音沒有太大關聯,同時降噪技術或音響的革新、以及聲音設計編輯的不斷創新,不僅能將觀眾從真實世界中完全抽離至靜默。

在鮮少人聽過密閉電梯中,將人毆打至血肉模糊究竟是什麼樣的聽覺體驗之下,這場戲在電梯門開合之間、開放與密閉空間中,真實與奇幻、浪漫與血腥在靜默與噪音的編輯轉換,衝擊力道十分猛烈,聲音代替對白以及真實血肉模糊的效果也相當之好。

Photo From IMDb

 

聲音指導編輯Lon Bender表示,聲音作為一種敘事的補充,能描繪角色感知世界與情緒的方式。並透過處理角色所聽到的外在,連結擴展至觀眾所看到、聽到的內容。在開場戲這場搶匪與警察你追我躲的安排,導演與聲音設計將這位Driver設定成像一條躲避鯊魚獵殺的魚,沒有正面迎擊的廝殺,只有迂迴的轉繞。


許多影評稱讚本片將警匪追逐拉至另一個境界,例如相對於與警察正面對決,Drive採取迂迴隱蔽,而在再次遇到警車時,卻大搖大擺尾隨在警車後,跳脫以往警匪車站追逐的定律。同時將鏡頭拉低,以一種冷眼觀看的視角詮釋這位Driver的性格。

導演與聲音編輯的一起合作的方式也讓本片的聲音設計有所不同,對導演而言不一定需要真實的引擎聲,只需要有讓觀眾感到心跳加快的聲音即可。因此像一開場強烈的微弱重拍隨劇情展開逐漸加強,低吟不張揚的音樂表現十分醉人。

Photo From IMDb

或以多次出現的運動賽事廣播作為暗喻,Drive不僅是個運動賽事迷,智取也是他的求生方式之一。從旅館轉播運動比賽、載著搶匪駛進體育場地下室停場車等,賽事的喧鬧聲與散場混亂為他做了掩護也代替他說話。

以運動賽事襯著追趕跑跳的手法並非首創,雷內·克萊爾René Clair《百萬富翁Le million》(1931)、和黑澤明1949年的《野良犬Stray Dog》,都有直接以運動場或賽事聲音實況作為追趕身體畫面的明喻或暗喻敘述。

Photo From IMDb

Drive開啟一連串蠍子的復仇,音樂也順勢展開命運般磅礡的序曲。在海灘一景,不但在於鏡頭採取有趣的位置,塑造Drive在暗處等待或在岸邊逆光,高傲的冷眼看著即將瀕死的獵物,都賦予這個人設超乎凡人的奇異樣貌。

片尾唱著輕柔難忘的旋律「a real human being, and real hero…」,這位超凡之人的夜行英雄,走在陽光指引贖罪的路上。

Cliff Martinez操刀的配樂十分值得一聽。

 

延伸推薦:
Drive-IMDb
Drive (2011): Sound Design
Below the Line: The Sounds of ‘Drive’-The New York Times
The Sound Design Of ‘Drive’
The Sounds of Violence-Why Drive should win the Oscar for best sound editing.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