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enable your Javascript!
專欄

電影聲音技術革新-《The Broadway Melody紅伶秘史/百老匯之歌》1929

Posted On
Posted By 黃鐘瑩

 

電影工業是倚靠高度物質發展而得以展現形式的文化產物,沒有足夠資本支持實難以投資硬體設備革新。電影中的聲音也面臨同樣的挑戰。

電影產業中的聲音技術一直到1927年初才以較具規模的方式嶄露頭角,不同片廠擁有自己的戲院體系因此連帶提升劇院的播放設備。不過仍有戲院還未跟上這一波有聲革命,所以當時包括《The Broadway Melody紅伶秘史/百老匯之歌》上映時也有默片版本。

Photo From IMDb

在百年豐富的電影語言、視覺、聲效等演進、以及太多傑出優秀歌舞劇洗禮之下,現今再看1929年《The Broadway Melody》則顯得羸弱不堪,歌曲的洗腦程度也稍嫌薄弱。但當時華納Warner Bros.大預算的電影製作也因此同時建立此後商業電影音樂劇的原型。

Photo From IMDb

《The Broadway Melody》前身是1929年《Confession》短片,作為歌舞片類型,這部片在歷史上有太多第一的創舉紀錄;第一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有聲歌舞片、第一部有聲歌舞劇情長片(all-sound musical)、第一部使用預錄音樂作為拍攝聲軌(pre-recorded soundtrack)的影片,同時也是第一部在1930-1940之間衍生了多部續集的電影。

Photo From IMDb

本片讓有聲片走出一條不是劇場電影也非電影的新詮釋方式;

《Hearing the Movies》該書分析1929年《The Broadway Melody》幾個重要創新;
1.專為電影譜曲。在這之前的傳統歌舞片的歌舞場景多半是拍攝雜耍表演場面帶過,但這部片確實將音樂納入情節安排中,打破傳統拍攝製作方式。

2.片尾(End Credit)字卡的出現。相較於默片時期片尾結束方式,本片改採用"The End"字卡,並搭配純旋律版的電影主題音樂,出現於片尾結束前兩分鐘成為演員對話的襯底音樂。final cut後出現的城市街景出現時,音樂聲轉大成為主角,並於顯示"The End"後與影片一同結束。此模式"an up-and-out effect"也成為日後數十年的好萊塢經典片尾。

3.場景建立(Establishing Sequence)。透過影像搭配不同的空間聲音作為開場;包括紐約城市建築的天際線、從街道上仰望建築物的窗戶、音樂工作室內、琴房內的樂手與歌手排練、工作室內的辦公室等,每一個空間都有相對應且符合該空間屬性的聲音/音樂。透過聲音描繪場景背景環境的輪廓。

4.感情戲(Love Scene):引用Claudia Gorbman指出"Music itself signifies emotion",音樂在愛情戲場景中扮演重要角色,在本片中透過主題曲〈You Were Meant For Me〉在幾場男女主角情感轉折處時出現。該曲更因為《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1952)的引用而聲名大噪。

電檢前的時代背景

這部片不僅在製作技術上有創舉之處,劇情中兩姊妹親暱的互動、愛上同一位男子,以及某些暗指男同志或女同志的小細節等,也讓這部片歸類於full-throttle pre-Code film。也就是好萊塢電影檢查制度海斯法典Hays Code當中對於性、不道德與煽動等暗示的禁止規定,它通通都有。

Photo From IMDb

製作技術面上的創新

在拍攝〈Wedding of the Painted Doll〉時並不是採用同時演奏音樂的方式,而是在拍攝時播放音樂,使得這個片段成為第一個播放音樂拍攝的電影場景。 以下引用René Clair在〈The Art of Sound〉文中提到他對《The Broadway Melody》的評論;

這部新美國電影代表自《The Jazz Singer爵士歌手》(1927)以來,聲音在聲音電影(sound films)的進程。對瞭解錄音技術複雜性的人而言,這部電影的成功是一個奇蹟。導演Harry Beaumont和他的團隊(字卡出現不含演員的人員共十五人)。演員們的各種移動,走路,跑步,說話和耳語等,這些都不是碰巧剛好發生,而是工程師在非常精確下的製作才得以完作。這對於想像電影創作是在混亂浪漫靈感下誕生的人來說,無疑是一堂珍貴的課程。

《Broadway Melody,1929》這部談話式電影(talking film)初次發現一種合適它的形式:既不是劇場也不是電影(cinema),而是全然的新東西。劇場裡靜止的平面、談話式電影(talking film)的製作侷限已消失不再。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創作團隊對於聲音取代解釋視覺功能的探索,豐富了電影語言。聲音適時取代鏡頭以省略畫面解釋的簡約手法,能達到"事件場景的整合"效果。

 

 

 

聲音初在電影出現的不適應

不難理解當聲音開始入侵電影製作時,投資方與製作團隊會有多麼希望無處不是能被聽到的聲音,以致於紐約時報評論給了本片非常有趣的觀點;

「若能適時留白,不讓一位美麗女子說出俗語也許是個更好的做法。」

飾演Queenie的女演員Anita Page,或許反映了原本默片時期演員過渡至有聲電影的不適應,這不爭的事實在《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1952)、《大藝術家The Artist》(2011)等都已充分讓我們瞭解那有多令人難堪。紐約評論認為Anita Page詮釋台詞的方式並沒有符合角色個性,反倒只徒留照本宣科將台詞說出來的尷尬。

Anita Page, Photo From IMDb

 

其他觀點

The Broadway Melody: New York’s first Oscar victory and an ironic success for the Astor Theatre in Times Square一文指出,這部電影在好萊塢的MGM片場拍攝,與真正百老匯位址無關之下,讓這部電影成了一種貌似歌頌百老匯的樣貌。而電影開頭有著不同樂手練習的場景,拍攝地點是Tin Pan街的一處辦公室內,這個28街和百老匯歌曲創作者,改變了美國流行音樂。位於百老匯時代廣場(Times Square)和45街的阿斯特劇院(Astor Theatre)一整年均上映此片。這被認為可能有諷刺意味,因為阿斯特劇院曾經是一個合法的劇場,但在1925年永久性地轉向電影放映。

Photo From IMDb

也因為這部電影與阿斯特劇院的商業獲利模式,間接促成音樂劇與電影之間的連結,這類商業模式在《Les Miserables悲慘世界》或如《歌劇魅影》、《獅子王》等其他知名製作均可也發現。

《The Broadway Melody》也許在劇情或演員表現上並不符合我們對於經典歌舞片的期待,但其在電影製作技術史上的創舉,還是有必要讓我們瞭解這部片在歷史不可撼動的重要性。

 

 

延伸推薦閱讀:
The Broadway Melody-IMDb
THE BROADWAY MELODY-The New York Times
THE BROADWAY MELODY OF 1929-WarnerBros.com
Broadway Melody-Variety
The Broadway Melody: New York’s first Oscar victory and an ironic success for the Astor Theatre in Times Square-the Bowery Boys
THE BEST PICTURE PROJECT – ‘The Broadway Melody’ (1929)-the jam report
〈電影 The Broadway Melody 百老匯旋律〉-袁曉輝
致那些看不到的電影(二):美國、法國與台灣的電影分級制度-BIOS monthly
《Hearing the Movies》(2014)

 


Director:Harry Beaumont
Sound Department Crew
Recording engineer :Douglas Shearer
Sound technician:G.A. Burns/O.O. Ceccarini/Louis Kolb/Wesley C. Miller
Music Department Crew
Music by:Nacio Herb Brown
Lyrics by:Arthur Freed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