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Focus

Theory of the Films:Sound

Posted On
Posted By 黃鐘瑩

〈Theory of the Films:Sound〉

Bela Balazs

The Acoustic World 聲音的世界
聲音/聲學最基本的功能,有聲片的任務為我們展示我們週圍的有聲環境、我們生活其中的有聲世界、各種物象語言和自然界悄聲低語,這些都勝過於人類的語言。不論是機械的運轉咆嘯或打在窗上多愁的秋雨,總能超越言語向我們傳達。敏感的抒情詩人總能聽到這些重要的生活聲音並用文字描述譬喻或以各種創形式來表現。有聲片的任務就是讓聲音從銀幕上直接傳入我們的耳朵。

Discovery of Noise 噪音的新用途
聲音不僅是噪音,透過有目的之藝術手法技藝,我們能將聲音從噪音混亂中拯救出來,將它視為一種能表達意義、展現個人意識的方式。有聲片將教會我們用耳朵分析哪怕是雜亂無章的噪音和閱讀生活交響樂的曲譜。將在一片嘈雜聲中聽出各種不同的聲音,並分辨出它們所表現生活各個方面的特徵。有聲片的使命是發掘出這一片混亂的噪音表現力、含義與內容,拯救我們脫離混亂狀態。

The Picture Forms the Sound 畫面賦予聲音以型態
在一部有聲電影中不需要對解釋聲音本身;我們聽到各種事物聲音的同時,也看到它們的外部型態。就像一張圖畫裡,原本單一色彩有了其他顏色的配置後,原本單一顏色也有了不同的感受,聲音也如此,如同眼看著一片海浪翻騰,海浪的聲音會變得別有風味;在有聲片裡,聽覺印象與視覺印象同等重要緊密結合。如同廣播具裡必須有人解說舞台上的情況,因為光靠聲音是不能造就空間感。

Silence
靜是一種聲音效果,是有聲片最獨特的戲劇性效果之一。包括繪畫、雕刻、文學甚至無聲電影都能再現靜。

Silence and Space 靜與空間
聲音使可見的東西互相區別,我們所能占有的最大空間以我們的聽覺範圍為極限,外界的噪音越過這一邊限傳入我們的耳膜,一片闇無聲息的空間反而使我們感到不具體真實,只有當我們看到的空間是有聲的時候,我們才承認它是真實的,因為聲音能賦予空間以具體的深度和廣度。

 Sound-Explaining Pictures解釋聲音的畫面
有聲特寫不僅能解釋聲音所造成人物面部表情的細微變化,也能解釋聽者所聽到的聲音。如果我們沒有看到某種聲音或噪音在某一人物臉上所起的反應,我們也許不會注意到它的重要含義。

Asynchronous Sound非同步的聲音
同步聲音能使觀眾聽到的聲源與所看到聲源的具體畫面合而為一,有著解釋作用也帶有安全安心感。反之,非同步的聲音(影片中的聲音畫面互不吻合)能在戲劇上起很大的作用,導演為了表達音響或人聲情感力量或象徵意義,唯一可靠的方法就是拆散音畫同步的正常聯繫。

Intimacy of Sound 猶在耳邊
有聲的特寫使我們集中注意於某些聲音;如果一特寫突出一個聲音,使我們從而覺察它的作用的話(我們鮮少仔細諦聽日常生活中嘈雜的各個聲音),它對劇情的影響同時也就變得顯著可見了。有聲片裡觀眾彷彿是未被發現的偷聽者,能聽到一切難以察覺的隱私的東西,不僅聽到甚至還彷彿在耳邊聽聞。聲音能做為一個思想或情感式的聯繫媒介,對劇情發展起重大作用,甚麼聲音都可以成為這種聯繫中介。

Sound Cannot be Isolated聲音不能單獨抽離
聲音的特性使它不能像特寫鏡頭裡的物象那樣脫離其他週圍環境而孤立地出現在觀眾面前,無論畫面特寫所表現的空間何等窄小,整個空間內的各種聲音還是能夠聽到,是無法單獨抽離加以排斥的。我們可以透過畫面空間的其他聲源來理解,畫面裡演員對話跟他們週圍聲音之間的關係。聲音能表現可聽可見到的景色,即聲音環境。

Educating the Ear訓練耳朵
科學證明人耳所能便是的聲音和噪音何止幾千種,遠超過我們眼睛所能辨識的色調和光調度的總數。但因為我們太習慣於只看不聽,也欠卻有意識的主動聆聽,因而我們不習慣於根據聲音來判斷物象。而我們在聽覺訓練上的缺乏,反使聲音成為有聲片裡被用來造成各種驚奇的效果。 

Sounds Throw No Shadow聲音無蹤無影
因為聲音不留任何影子,它不能在空間裡造成形狀,不像眼裡所見的各種物象彼此獨立,我們能看見空間面積和物象在其中運動的方向與存在狀態,若同時有幾個聲音發出,結果是混成一片雜音,難以辨識方位與面積。

Sound Have No Sides聲音沒有面
聲音不像光線利用反射板來準確定向,物象的形狀有左右前後的面向,聲音卻沒有。

Sound Has a Space Coloring聲音的空間色彩
每一個聲音都具有它獨特的空間色彩,即便是同一個聲音,在小房間、地窖、森林或海面是聽起來都不一樣。因此每一個聲音當它實際發生在某一地點時,必然具有某種空間特直。正如同眼睛與攝影機鏡頭、耳朵與麥克風的關聯一樣,在有聲片哩,觀眾與演員之間永久不變的距離在視覺與聽覺上消除了,我們作為觀眾與聽眾,踏進了螢幕事件的發生地點。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