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enable your Javascript!
專欄

《Trois couleurs:Bleu 藍色情挑》1993

Posted On
Posted By 黃鐘瑩
Photo From IMDb

畫布上凝滯的黑與藍,風乾為生命裡那一塊好不了的痂

大師之作總能再次告訴我們,電影裡所出現的任何一個時刻、任何一個畫面,乃至於任何一個微弱的聲響,諸多種元素的組合搭配都有其所指向的意義與安排。片頭一開始畫外音的飛機聲,接著轉向汽車聲,看似尋常的交代一種旅行時程的安排,畫面突然放大了漏油的汽車零件,暗黑置中畫面是輕輕滴落的汽油聲,聲音短卻在這暗色裡為觀眾帶來了警示感。

接著車子已到了大霧迷漫的鄉野間,一名年輕男子玩著劍玉托球玩具,木製的玩具發出輕微且短的撞擊聲(某種程度呼應了剛剛汽油滴落的短聲),拋接失敗,接著年輕男子看到駛來主角一家的車,伸出搭便車手卻沒被人搭理,於是又繼續他的拋接球遊戲,這一次成功將木球輕巧完美的頂住(同時也能聽見精巧的扣合聲),煞時畫外音傳來要命的車子打滑與煞車聲、撞擊聲;一聲巨響畫面轉至已撞翻的車子,歪斜的車門一開,小孩的沙灘球在汽車撞擊後的空轉聲中,無聲的慢慢滾向旁邊田中央。

Car Accident scene in Trois couleurs: Bleu

車禍這場戲,形成強烈的對比;陌生男子的接住拋接球玩具對比小女孩的球滾落、輕巧的木製劍玉玩具聲對比巨大慘烈的汽車撞擊聲。所有一切安靜不張揚的鋪排,在暮色裡低吟訴說著幽微的哀傷。

莫把ㄠ弦撥、怨極弦難說
Julie(Juliette Binoche飾)出院後返家,她獨自一人倚在樓梯旁,畫外音輔助畫面,交代了樓下空間律師到來的聲音;有狗吠叫、汽車駛來熄火後關門聲、腳步聲、敲門聲、女傭人開門聲、對話’、關門、女傭人走遠的腳步聲。Julie到平常放音樂手稿的地方時,有人手一指樂譜,畫外音的音樂倏地同步下,跟著樂譜被丟進垃圾車時碾碎石,樂曲休止處也巧妙的些微變調與畫面中扭曲的樂譜紙一樣。

另一場是Julie獨自在外居住聽聞半夜有男子爭吵肇事,畫面視覺交代了Julie的疑惑驚恐,聽覺上則清楚交代男子追逐聲、逃到公寓的腳步聲與逐步一個樓層一個樓層的敲門求救聲…

過於喧囂的孤獨
片中幾次主題音樂如轟隆般雷聲乍時出現的時候,影像處理的方式不是一大片藍便是一大片黑暗,宛如被情緒與回憶重擊,頓時閃盲一般。其他角色,總也有其對照Julie憂傷生命中過多的喧鬧;Julie房裡那一窩有旺盛肉體生命力蠕動又唧唧作響的鼠仔、以及接著在Julie借來鄰居的貓去殺屋裡那一窩鼠後,畫面隨懷抱愧疚的Julie來到游泳池,緊接著是一窩蜂跳入泳池裡、穿著鮮豔泳衣嬉鬧的孩童們。

Mice Sound in Trois couleurs: Bleu

對Julie而言,以為能主宰生命、能將相對死亡的「生命」從生活中驅離扼殺,但卻又無可抵擋被許多生命正面闖入,無法閃避生命裡的喧囂。
與Julie成為朋友的鄰居脫衣女郎Lucille(Charlotte Véry飾)的生活圈與播放節奏強烈音樂的夜店工作場所,雖然五光十色,但同樣帶有生命重拍的厚重感。拜美術燈光所賜,我們總看到Julie身影交疊在藍與黑之中,即便偶有溫暖的陽光照耀,但那樣的藍與黑,是Julie生命中,如乾掉顏料般凝滯而成塊狀而推勻不開的一塊乾硬的痂。

 

參考資料:
Trois couleurs: Bleu-IMDb


Director:Krzysztof Kieslowski
Sound Department Crew
foley artist:Vincent Arnardi、Jean-Pierre Lelong、Mario Melchiorri
sound editor:Claire Bez、Bertrand Lenclos
sound recordist:Pascal Colomb
sound re-recording mixer:William Flageollet
sound editor / sound:Jean-Claude Laureux
sound recordist:Brigitte Taillandier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